六安瓜片网

金寨茶史话

发布日期:2019-05-29 01:05:19 出处:本文根据《安徽农业志》《金寨县志》《六安县志》等史料整理 作者:郑贤杰 阅读:111

 一、金寨种茶历史悠久,史载在北宋时期,朝廷在蕲、黄、卢、舒、光、寿6州设13个山场收购站,实行茶叶官买官卖,其中就有寿州霍山场、麻步场(即金寨麻埠一带)、开顺场(即梅山开顺一带),山场专司茶叶生产和贸易,使园户(即茶农)所产茶叶销往外埠,可见在宋代全国十三茶场金寨境内有二个,说明当时麻埠、开顺一带茶叶生产、经营交易已很兴盛,并形成了统买统卖的茶叶市场。古麻埠镇(沉入响洪甸水库)素以出产茶麻著名,镇四周一带方圆数十公里,遍地皆麻,路人穿行其间有步步皆麻之感,故古称麻步或麻步川。唐宋至明清,麻埠周围山场广植茶树,产量渐增,以至于茶叶后来居上,茶盛于麻,明、清两代,朝廷在此设茶卡,有巡检司保护,麻埠附近齐山所产片茶入贡宫庭,茶叶销往京、津、鲁、冀、晋和内蒙等全国各地。清末民初,安徽茶厘分南北两局,南局在皖南屯溪,北局即设于麻埠镇,而其他各产茶地区只设局以下的分卡机构,由此可见麻埠茶市的重要地位。明、清时期六安与霍山(金寨东部与东南部属六安与霍山管辖)的茶叶盛况从古人诗词中也可略窥一二,明末霍山县令王毗翁《焙茶》诗:“露芯纤纤才吐碧,即防叶老须采忙。家家篝火山窗下,每到春来一县香。”清朝关世恩《采茶忙》诗云:“抛却春花簇簇红,全家忙向白云中。小姑寻到岭前去,浅步山腰又几弓。”每到采茶时节,男女老少齐上阵,家家户户炒茶忙,山乡处处飘茶香。据《金寨县志》载:民国31年(1942),麻埠年产片茶71.6万公斤,大茶29.8万公斤,茶叶产量、质量为皖西之冠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金寨县大力发展茶叶生产。1951年后,着手恢复、发展茶园,一方面补棵、追肥、培土、修枝,改造老茶园;一方面选择土壤、更换品种,改革种植方式,发展新茶园。1957年在苏口乡(今张冲)雷家大岗、江家岭、前沿冲一带建县国营茶场。1958年3月组织近千人,一面改梯整地,一面到淹没区起挖老茶棵移栽,省人民银行从农业贷款中拨款30万元支援移栽老茶棵,两个月移栽老茶棵8.7万丛,新栽和补缺180亩,成活率达90%以上。同时在雷家大岗新盖校舍20间,办起茶叶技术学校,培训社队技术人员。1975年冬至1976年春,全县大搞茶园基本建没,开辟新茶园近1万亩,其中茶叶基地8000亩。同时兴办社队茶场102个,有常年固定专业人员24人,共经营茶园1.44万亩。70年代末,先后从福建、浙江以及徽州地区购进茶籽250万公斤种植。1979年3月引进福建鼎福大白茶、福云七号以及安徽一号、三号等良种扦插苗19万株。1983年金寨县茶园的普查数据:有茶园面积63258亩,以种植方式分,平地植茶占13%,等高种植占58.5%,梯式茶园占28.5%;以茶园类型分,老茶园占37.8%,新茶园占58.2%,密植茶园占4%。1985年统计,金寨县年产初制茶叶808吨,年产精制茶叶198吨。1986~1987年共发展新茶园2548亩。除个别年份外,金寨县茶园面积与茶叶产量逐年稳步提升。

金寨茶谷

  二、金寨所产名茶,古时已不可考,明、清以来以瓜片最为著名。六安瓜片(金寨建县以前产瓜片地区属六安,故统称“六安瓜片”,金寨亦称齐山云雾、齐山瓜片),产于金寨、六安、霍山3县,尤以金寨县齐头山蝙蝠洞一带所产的齐山名片品质最佳,是全国著名绿茶品种之一。齐山名片和山水有不解之缘,与云雾有莫逆之交,齐头山主峰800米,受东南季风影响,多雨、多云雾,年降雨量1800毫米左右。明代潘世美《咏齐山之茶》诗云:“高峰直与浮云齐,望入无峰天亦低,爱挥惊雷新吐荚,提筐争向云中觅。”由于朝夕饱受云雾的滋润,有利于茶叶内含物的形成和积累。瓜片在全国茶叶内别具一格,它是以单片叶制成,叶边背卷,色香味集于一叶,其外形平展,形如瓜子,故名“瓜片”。汤清绿而明澈,回味甘甜清凉,香气浓郁若兰似蕙,沁人心脾。传当年慈喜为大清王朝生下第八代皇帝——同治,受到咸丰帝“每月供给齐山片茶十四两”的奖赏。1971年,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国务卿访华时,“齐山云雾”作为国礼赠送成为中美友好使者。《人民日报》曾刊载:周恩来总理生前喜六安瓜片,在弥留之际,还要医务人员泡杯六安瓜片留香。1982年6月在长沙全国名茶评比会上,六安瓜片被评为商业部部级名茶。1986年,在福州召开的全国名茶评选会上,再次被评为全国名茶。2001年4月,在中国(芜湖)国际茶叶博览会上,齐山“六安瓜片”获得博览会最高荣誉奖—中国“茶王”称号。

  此外,金寨还有历史名茶抱云珍秀、天堂云片、金刚雨露、海岛银峰等,近年来开发出金寨翠眉、金龙玉珠等一批名茶新贵。抱云珍秀产地抱儿山,海拔986米,土层肥沃,终年云雾缭绕,所产茶叶,以茶质优异、珍贵而得名。成茶色泽翠绿,汤色黄绿清澈。民国初,流波江姓在汉口开设抱云轩茶庄时,销售抱云珍秀名茶,清香浓郁持久,滋味鲜美回甜,驰名国内外。1985年参加省内名茶审评,抱云珍秀被专家们赞誉为珍品。天堂云片,产于大别山主峰之一天堂寨北麓。产区云雾环绕,为名茶生产的有利地理条件。成茶外形扁平匀秀,汤色清澈明亮。1986年5月经安徽省专家审评,认为天堂云片色绿、形美、香郁、味甘,可与“西湖龙井”媲美。金刚雨露1976年创制,产于汤家汇镇金刚台山脚下,成茶外形紧结圆直,色泽绿润,香气浓郁,经省茶叶专家审评,认为具有浓醇爽口、香气持久的品质。

  三、茶叶作为一种自然资源,是上天恩赐之物品,经过劳动人民的辛勤耕种、采摘、加工最终成为供人们享用的物质财富。然而在旧社会茶农们虽然创造了大量财富,但往往受封建统治者压榨,商人剥削,仍然改变不了清贫困苦的生活状态,正所谓“遍身罗绮着,不是养蚕人。”“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谁辛苦为谁甜。”清代陈章《苦茶贡》诗云:“催贡文移下官府,那管山寒芽未吐。焙成粒粒心连心,谁知侬比莲心苦。”茶农们一方面要忍受上交官府催收贡茶、茶税之苦外,还要经受茶商携资压价之痛。乾隆《霍山县志》载:“每茶事罢,茶贾以轻价获重资,拥载而归。牙侩亦饱囊橐,而茶户虽终年拮据,不免竭资枵腹,终叹罄悬。”清朝陈燕兰《苦茶商盘剥》诗云:“近城百里尽茶山,估客腰缠到此间。新谷新丝权子母,露芽摘尽泪潸潸。”还有部分奸商利用衡器欺骗群众,坐收实利,《金寨县志》载:民国30年以前,县境衡器仍以老秤(每斤596.8克)为主,各行业另有专用秤,如立煌肉秤、立煌菜秤和铁棚收铁砂用秤。由于名目繁多,商贾有隙可乘,有的趁机坑害群众,常见的有18两秤、24两合子秤、割耳朵秤(秤底有10斤)和漕一、漕二、漕三(每秤分别大1~3%)。麻埠蔡森盛茶行一根收茶的单边、独系、光杆秤,每百斤实际重量有118斤,群众称为“独角老龙”。官商盘剥之下,茶农虽辛勤劳作仍然贫苦度日,金寨民歌《小小茶棵矮登登》唱到“小小茶棵矮登登,手扶茶棵叹一声,白天摘茶摘到晚,夜晚炒茶到五更,没有盘川咋回程。”

  北宋实行榷茶制,麻埠、开顺位列全国十三个茶场之中,但茶叶交易官买官卖,官府垄断经营,茶叶利润为官府攫取。金寨境内于清光绪元年(1875)设茶厘,茶叶每“引”(约60公斤)征正银3钱、公费银3分、捐钱8钱、厘银9钱5分(均为旧制,每两约37.301克)。立煌县设立后国民中央政府在立煌征收茶叶营业税,民国23年(1934年)税金为1255元(银圆),民国26年(1937年)为8025元(法币),民国28年(1939年)为38192元(法币),资料显示在1934年-1940年间,茶叶营业税征收金额位居立煌县工商税各税种之首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对茶叶等农产品征收农林特产税,1954年实行午季茶叶预征,户产干毛茶15公斤为起征点。1955年改为茶叶收入超过农业收入50%以上者,按实售金额的60%计征。1956年茶叶、木材、竹子等农林特产税委托收购部门随购代征。不在收购部门出售的查帐征收。1983年,茶叶税,改为以茶园承包到户的产量和同年全县干茶均价计算税额,按产品税25%、农林特产税6%计算税金,由生产者分户交纳税款,是年起,3年不变。

  四、新中国建立后,统一规定各种农副土特产品收购价格,成立国营贸易机构和各级供销合作社,茶叶等农产品统一供销,并掌握着茶叶等重要商品的价格,茶叶的收购与销售价格均在管制之中。

  对比收购价格表和零售物价指数表可以看到,1952年、1965年金寨县一级二等大茶收购价与零售价持平,甚至在1957年零售价竟然低于收购价,出现价格倒挂现象。八十年代以后,市场逐步放开,从1985年、1987年两年的对比可以得知,金寨茶叶零售价与收购价渐渐拉开距离。改革开放以后,茶叶收购与零售价格快速上涨,与50年代纵向比较已上涨百倍以上,但这样的比较没有意义,因为各种物价都在上涨。我们可以与50年代的农产品交换比值来作一个横向对比,1950年年末,麻埠市场每公斤片茶1元,大米0.1656元,食盐0.22元,猪肉0.9元,白菜0.04元,鸡蛋1角钱6个,大柴每百公斤0.7元,木炭每百公斤2.40元。可以看到当年一公斤瓜片与一公斤猪肉价格相当,可以换购6公斤大米、4.5公斤食盐、60个鸡蛋,再观现在的价格,一公斤瓜片可以换购的猪肉、大米、食盐已达数倍、几十倍、近百倍之多。



 


相关阅读
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凡注明"转载来源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六安瓜片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,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烦请联系。 联系微信:18621791688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